蛰伏的欲望

  陈妍和王韦是我的大学同学。两人相恋多年,大学毕业后就来到了这个城市,目前在一个牛逼的跨国公司做销售。王韦本科时住我隔壁寝室,当时和我并称双枪太保,并组建了学校第一批CS战队,他擅长微冲,总是冲头战,而我则是狙击手,关键时刻一枪中的。


  陈妍和王韦是高中同学,两人从高中起就相恋,后来一直缠绵到大学,知道本科毕业后也没有分开,一度成为我们的模范情侣。要说陈妍还真是有一点姿色。少数民族血统,天生的高贵中略带野性。


 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我和王韦第一次通宵泡吧的时候。那是大一入学第一天,我和王韦因为CS技术排名问题发生口角,后来约定通宵较量。我现在还记得一清二楚,那天夜里11点多的时候,正当我和王韦在学校附近最大的网吧斗得昏天暗地的时候,突然一阵怒啸响透网吧“王韦,你给我出来。”话音刚落,身着一袭白色连衣裙女孩出现在网吧门口。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陈妍。当时的她宛若来自天堂的夜叉。俊秀的面庞,略卷的前额刘海慵懒地搭在那淡入烟海的柳叶眉上。睫毛修长,明亮的眼睛带着异于常人的淡蓝色。鼻梁不高,是那种秀气的尖鼻,搭配着樱桃小口,将那圆扑扑的脸蛋衬得更加妩媚动人。光洁的脖颈下,分外明显的美人骨显得分外性感。最令我感动是那并不高大的身躯上傲立的双乳,将清凉的连衣裙高高顶起,形成令人遐想的两团肥大嫩肉。连衣裙及腰部分往里收,衬托出那圆滚的翘臀。并不修长,但是比列均衡的双腿异常笔直,那骄人的小脚着一双白色低跟先脱鞋~~~就在那一刻,我体内的欲望被彻底激发了,胯下的巨物猛然挺起。我急忙走进厕所,手刚一触碰到话儿就控制不住地射了~~~那晚,我和王韦回头鼠脸的回到寝室,一路上尽是陈妍的数落。回到寝室,我一边幻想着陈妍,一边连续打5次手枪。从那以后我就一直试图和陈妍搭讪,但是每次她都是冷冰冰的。我知道,我给她的初印象实在太差了。


  大学四年,我先后也有好几个女朋友,每次和女朋友做爱的时候,都要幻想着陈妍才会色精。大学四年,陈妍也从一个清纯小姑娘变得成熟而妖冶。毕业前的联欢会上,陈妍喝了很多。那晚的她举动异常奔放。第二天,看到从外面回来的王韦一脸疲态,经过我身边的时候王韦炫耀的说了一句:“初夜给我了,陈妍真是厉害,一晚上要了3次,我都累垮了。”当时听完这话,我差点没晕过去,在我看来陈妍和王韦相恋这么多年应该早就不是处女了,没想到这个婊子竟然这么闷骚。当时我就发誓一定要操她。毕业后陈妍和王韦来到了这个城市,而我则报送了本校的研究生。因为心里一直放不下陈妍,我和第5任女友也结束了爱情之旅。研究生阶段一直埋头苦读没有近过女色。今天来到这个城市,想到要和这么多年一直暗恋着的女人见面我心里就一阵激动,身子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寒战。我战战兢兢的拿起了手机,播出一连串号码,彩色的屏幕上显示一个熟悉而令人厌恶的名字——王韦.....正在连接中.....


  ——意外的惊喜——“喂,您好,请问哪位?”电话那边传来一阵娇滴滴的声音。我浑身一阵冰凉,这个声音是多么的熟悉,而今天却仿佛离我无限遥远。“喂,是哪位?”可人的声音重复着。“是我,我是箫潇。”“哦,是你呀,你在哪里,我和王韦来接你。”


  一小时后“哈哈,小子,又帅了不少呀。”我感到后脑勺一疼,转过身,这熟悉的狐臭又涌了过来。


  “哎,别闹了,王韦,快点去拦辆出租车,这会是人流高峰,要不一会就坐不上了。”我一惊,定神一看,王韦旁边站着一位身着黑色制服的女人。胸前那对高耸的乳房将那略显窄小是乳房高高顶起,制服上的一颗纽扣已经扣不上了。这种呼之欲出的奶子就像两座高耸的山峰压得我喘不过起来。那双梦里多少次梦到过的小脚踢着一双程亮的细高跟皮鞋。职业套裙的窄边紧紧地包裹着那浑圆顶翘的丰臀。视觉上的冲击已经唤起了我体内隐藏的欲望,我的下体开始发烫,巨根正在苏醒。我心里明白,三年没有用上的淫物一旦复苏,场面就会很尴尬。我急忙移动视线,将视线从那玲珑剔透的躯体上移。只见我朝思暮想女人近在咫尺,还精细的面庞上架着一副黑边眼镜,淡淡的眼影将那水灵灵的眼晶衬托得更加活灵活现。微笑的小唇,多少个夜里我幻想着将我的鸡巴狠狠地插入。一头淡红色的头发如瀑布般垂在肩头。完了,欲望被彻底催醒,裤裆中的龙根猛然涨大勃起。为了遮羞,我立马将包包掩在裤前。我感到此刻喉咙发干,都有点语无伦次了。


  “陈妍,你,你好。”


  “快走吧,我来帮你拎包。”说完也不容争辩就像我的包包伸过手来,一不小心和我勃起的鸡巴撞了个人正着。陈妍立马缩过手来,脸一红。


  “还是我自己来吧。”为避免尴尬我灿灿地说。


  “你们两个快点,人太多了,打不到车,我们还是坐公交吧。”不知何时王韦已经回来,怏怏地说。


  “我还不知道,你不就是嫌打的太贵吗,没出息的样儿。”陈妍数落着王韦。


  “我~~~懒得和你争。走,我的大帅哥,坐公交车没几站就到,晚上我带你去吃韩国料理。”王韦拉过我的包包走向公交站牌。我看了看王韦,又瞅了瞅陈妍,心里暗喜。